登录站点

邮箱|卡号|比赛用名

密码

群组乒坛动态

  • 分享

    社区乒乓球应该怎么玩? 来看看英国地区乒乓球联赛的玩法吧

    Admin 已有 547 次阅读  已被 2 位用户收藏 2019-12-05 15:58

    我从高中开始,就是一个业余的乒乓球爱好者,大学是校队队员,球打了超过二十年。但对我来说,最快乐的打球时光,竟是我在英国念博士期间所参与的「社区乒乓球」(Local table tennis league)。其乒乓球运动,结合英格兰独特的「社区意识」(sense of communityspirit),交织而成浓厚的人情味与归属感、井然的自发组织秩序,以及绵延的传统感受,这些是我在台湾打球时不曾体会过的。

    乒乓球在英国并非是最受欢迎的运动,根据2018年的报导,英国的乒乓球在所有运动中的受欢迎程度,连前十都排不上,但却能在英格兰的每一个区域深入基层,有相当的参与人口投入社区乒乓球运动,到哪里都不用怕没球打。例如我在2015年时因妻子的工作关系,一同搬到诺丁汉郡与德比郡之交的偏僻小镇,想不到也能在此找到可以加入的乒乓球俱乐部,持续我的爱好,顿时喜出望外,一扫身陷异地偏乡的阴霾,深感「终于找到组织了」。

    说到英格兰的乒乓球实力,即使谈不上国际第一流,也是有相当竞争力的队伍了,2018年曾击败日本,获得世界杯男子团体赛铜牌。可贵的是,其国家乒乓球队实力,与其说是举国体制大量投入后的投资收益,更像是如实反映了基层长久耕耘乒乓球实力的结果。

    马龙、朱雨玲所用的红双喜狂飚龙底板

    棒球,是我另外一项最爱的运动。然而台湾的棒球爱好者中,看球赛的人多,虽有最近几年方兴未艾的「社区棒球」,实际上真正打过棒球比赛的人口却显得不成比例,整体上棒球很难说得上深入基层。为什么爱好者自发组队打比赛的风气并不兴盛呢?棒球还涉及场地因素,那乒乓球呢?多数人的经验仍是两三个人私下约打球、参加校队与系队或出社会后的公司社团,偶尔打打积分赛与菜市场杯,而较少自发性、组织化的社区联赛。我认为,这关键在于台湾在社区意识与组织能力上的落差。

    本文将根据笔者在英格兰打乒乓球的经验,浅谈「社区体育」的意涵,以及一项竞技运动,如何不需过份依赖国家的资源,也能结合民间社区的力量,从基层生根与茁壮。

    英格兰社区乒乓球的组织形式

    在英格兰想要参加队伍打比赛,首先要在一个全国性的民间组织’Table Tennis England’注册会籍,缴交会员费,一年会籍成人16镑(约合台币640元),未成年8镑(合台币320元),每年需更新会籍,然后就有资格参加地区性与全国性的比赛。

    英格兰的地方联赛(Local table tennis league),像是英格兰足球联赛一样,依实力有分不同层级,像是’premier division’(顶级联赛),‘division 1’(甲级联赛),‘division 2’(乙级联赛)等等,各种实力的乒乓球爱好者都能找到符合自己实力的球队,享受比赛竞技的乐趣。每个层级约有十支以内的俱乐部球队,而俱乐部通常由社区活动中心、学校、公司社团等地方民间组织经营,通常下属好几支实力不同层级的队伍。

    举例来说,我在英国读书期间,打过三个地方联赛。

    在’Colchester & District League’打的是有十支球队的顶级联赛(但成绩凄惨,而所有团队与个人成绩都有网站详细登录),整个联盟有五个层级,从顶级一直到丁级联赛(division 4)。而后来搬家后,打的是Mansfield League(只有两个层级,我打第一级)与DerbyLeague(五个层级,我打第二级),同一支队伍可以同时参加不同联赛,只要时间没有冲突。队员每年要交一笔15镑的费用给地方联赛,以支持联赛的日常营运。

    在教堂的比赛场地

    英格兰社区乒乓球的赛制

    英格兰乒乓球的赛季约从每年的十月到隔年三月,每个赛季要跟同联盟的球队比赛两次,也就是双循环,主场客场各一,所以假设十只球队的联赛,一季一队要比十八场。每个俱乐部都有自己的主场,通常是设在社区活动中心与专业乒乓球俱乐部,笔者还曾经打过主场设在教堂里的比赛,令人感到如有神助。

    比赛都是在周一到周五的晚上进行,以方便学生与上班族参赛。

    一场比赛两边各出三个队员,要跟每个对手都打过一场五局三胜的单打,所以一个人要打三场单打,共有九场单打,最后两边还要打一场双打,所以九单一双,一个晚上共有十场比赛。每个队员一个晚上要交3镑给主场俱乐部,作为场地与营运费用。

    十场中赢得较多胜场者取得胜利,可得到三分积分,和局5:5的话,双方各得一分积分,败者无积分。裁判由当场未出赛的双方队员轮流担当。整个赛季由球队积分多寡决定排名顺序,每个层级联赛的后三名将要被降级到下一个层级,前三名可以升级到上一个层级,所以在季末也有所谓的「保级大战」。

    除了联赛,也有杯赛(cupcompetition)与锦标赛(tournament)。杯赛一样是团体赛,只是打单循环,而且个人与个人单打时,个人战绩好的又给战绩差的让分,让分的依据是把个人战绩输入一套公式,决定每一局要让几分,以增加比赛的悬念与竞争性。锦标赛就是个人项目,像是单打、双打、让分单打、砂板(hard bat,无贴胶皮的球拍)比赛、现场抽签决定双打搭档且每轮晋级后都重新抽搭档的’drawdoubles’、青少年单打、长青(五十岁以上)单打等等。一个人可以参加多个项目,全部项目利用周末的一天打完,让每个人都打到精疲力竭,但十分过瘾。这些项目设计的目的,就是让不同年龄、不同程度的球友都有足够多上场比赛的机会,要让所有人都能玩得开心。

    锦标赛相对专业的场地

    值得一提的是,英格兰专业与业余选手之间的分野未必这么鲜明,而几乎所有英格兰在国际舞台上发光发热的一流选手,像是Liam Pitchford(世界排名第19)与PaulDrinkhall(排名第79),都出身自地区联赛,小时候都曾接受社区俱乐部专业或半专业教练的指导,只是打联赛时被发掘天赋后,便被家长送到更专业的教练那里接受指导,参加全国层级比赛打出成绩,被选入国手后,也会在重大赛事前接受国家队的培训,平时则参与欧洲顶级的职业联赛,才正式成为职业选手。我常听到有人说他在地方联赛中看着某某国手长大,英格兰选手打出好成绩时,更有自家子弟出头天的于有荣焉感。因此,可以说地区联赛就是英格兰乒乓球实力的摇篮。

    英格兰乒乓球独特的社群感

    除了比赛本身,我觉得在英格兰打球时,特别有趣的是在打球过程中体会在地社群的文化氛围。本来一个黄皮肤、英语也不地道的台湾留学生,不太有机会深入本地居民的是社区生活,却借乒乓球之便而能体会在地的社群文化,甚至交到许多好朋友,也是打球多年以来的意外收获。

    由于这些社区俱乐部都有相当传统,联赛中一同比赛的队友,甚至是对手之间,常常是相识已久,少则数年,多则数十年的老朋友,即使比赛时剑拔弩张,私下的互动则非常亲切,而且彼此之间也会用不同的方式,塑造促进交流的环境。

    举例来说,我在Colchester League打球时,比完前五场会有一段’teabreak’,喝英式红茶的休息时间。主场球员会尽地主之谊,开始烧热水,提供马克杯、茶包、牛奶与白糖,当然还有不可或缺的奶油饼干,双方一起享用。人手一杯奶茶与饼干,开开玩笑,交流气氛自然活络。休息片刻补充体力后,下半场比赛于是展开。

    社区俱乐部附近设置的酒吧

    这种交流形式也有地域差异,我在Mansfield League打球时就不喝茶,而是比完赛后,要跟队友,甚至是对手,一起来喝一杯啤酒(let’s go for a quick pint)。由于英格兰到处都是酒吧,甚至我打的「杰克斯戴尔矿工福利乒乓球俱乐部」(Jacksdale Miner’s Welfare table tennisclub),里头就开着一家酒吧。酒吧可以说是当地的社交中心,有时候打比赛进到酒吧,还可以看到许多妇女正在里面一起跳由老师带领的有氧舞蹈。每周三打完比赛会顺便在酒吧内参加宾果游戏,同队的每个人一人买一张几镑钱的宾果卡,赢钱了大家均分,反正只是求个开心。

    跟我队友去到客场时,比完赛也是要趁酒吧打烊前要赶快来一杯,常常也不止一杯。甚至有一次打让分单打的杯赛,比赛都还没打完,他们就跟我说:「我们放弃剩下的比赛吧,趁酒吧打烊前赶快去喝一杯吧,撤!」有时候我都搞不清楚他们晚上是出来打球,还是出来喝酒的。

    从俱乐部名称就可以这个社区跟矿业有关,由于本地附近有矿脉,过去许多在地居民从事矿工,矿业公司于是成立俱乐部以丰富员工的娱乐、体育生活。后来矿业凋零,居民不再以矿为业,社区俱乐部组织,包括各种体育与娱乐社团都保留下来。

    左起为英国男队教练Alan Cooke、女子国家队Kelly Sibley、笔者,以及笔者的搭档与对手

    每年赛季结束,Mansfield League还煞有介事、非常有仪式感的办一个颁奖典礼(presentationnight),联盟会租一个不错的活动场地,提供晚宴餐点,许多参与者也会携家带眷盛装出席。此外也会邀请国手或退役名将来颁奖,像我在2015-16赛季的颁奖典礼,邀请的是当时英格兰男子乒乓球代表队总教练Alan Cooke跟女子国手KellySibley,他们在颁奖前先打个表演赛娱乐观众,然后也邀请几个现场出席者打个友谊赛,最后便颁发各个联赛的团体、个人、锦标赛奖项,包括「最佳进步奖」、「最有斗志奖」、「最佳青少年选手」等等,然后在掌声中一起合影,并表扬该年赛季中为联盟贡献的工作人员。总之,就是要尽可能地让所有奋战一整个赛季的参与者得到肯定。

    笔者与英国女国手Kelly Sibley

    如此多样化的比赛与活动,经营一个联赛的工作量想必不低,那么谁负责规划与执行呢?原来,联赛每年会有一个年度总会议(Annual General Meeting,AGM),各俱乐部需派代表与会,并从代表中互相选举出为人比较公正热心的四位代表,组成执行委员会(thecommittee),并由执委会推派一名主席,由他们主责所有比赛活动的规划与进行。年度总会议讨论联赛各种事项,向所有联赛参与者开放,由主席主持。以2016年为例,他们讨论到比赛场地不足,以及年轻参与者太少与锦标赛场地离Mansfield太远等问题,讨论各项议题时,意见不同者之间经过激烈的充分辩论,辩论后则进行表决,少数服从多数,令我感觉到,这样的会议就是英国议会政治的地方延伸,民主讨论的参与过程,也是英国一切社区组织与民间社团的根基。

    反观……台湾的社区体育?

    或许是受到传统影响,人们常常会认为推广体育是g1o1v1的责任。职业棒球发展不兴盛,国家队成绩不好,对选手的支持不足,常常被动期盼企业投入,不然就是怪g1o1v1、怪棒协,或是怪足协、怪羽协、怪乒协、怪篮协,反正责任就在g1o1v1与协会。也许这些批评都没错,但是不代表民间无法有更多的作为。毕竟乒协也是民间组织,民间环境不好,乒协也不会好。

    从英国乒乓球的案例来看,民间是有能力透过自发的组织,改善基层的体育环境,以给喜欢运动的民众更好的发挥空间,扩充各项体育选手、爱好者与观众的基数,或至少让自己与自己的下一代能有个好环境开心打球。

    现今台湾民间结社的风气正在兴起,公民社会也逐渐勃发,发展体育也应摆脱过去由上而下、由地方到社区的体制思维,民间有潜质做得更好、更向下扎根。就算需要g1o1v1与企业的投入,也只有民间组织的相辅相成才能事半功倍。

    以乒乓球为例,硬件设备成本相对低,场地的要求也相对弹性,不算太难找场地,台湾乒乓球爱好者的基数也不小,要在各县市乡镇发起社区联盟,并非做不到,该自问的是,我们有没有主动发起组织,担任执行委员,并把人串连在一起的热情?遇到困难与争议,有没有透过民主程序,充分沟通讨论,就事论事的公民素养?愿不愿意拿出一点钱,维持组织的永续运作,也成为培养选手的基金?愿不愿意带着家人一起投入比赛,也愿意抽空指导初学者与小朋友,培养一代又一代的乒乓球爱好者?有没有要把联盟经营成一个传统的决心,年复一年的把比赛办下去,为台湾乒乓球种下种子?

    (作者:钱克玮)

    收藏| 举报| 回复 
涂鸦板
插入图片
  插入   删除
+增加图片 只支持 .jpg、.gif、.png为结尾的URL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