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邮箱|卡号|比赛用名

密码

如果您注册或者登录本网,则表示您同意本协议内容。

男乒七大悲情人物之二——金泽洙

已有 12296 次阅读    2015-12-08 00:33   标签金泽洙 

第六名:金泽洙(韩国,1970~)——单桧孤狼迷失原野


男乒七大悲情人物②——说王皓第一你就out了


不怕不识人,就怕人比人,用这句话来形容金泽洙是再好不过的了。


单桧打法大家都是知道的,因为器材所限,进攻特长非常突出,技术天生不全面,反手和台内球有明显漏洞。按理说这种打法是本不该登上最高领奖台的,但是所有打单桧的人天生就比其他打法的选手要懂得进攻的含义,所以88年,刘南奎成为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乒乓球男子奥运冠军,柳承敏又在04年雅典登上了同一个领奖台。


唯独夹在两人中间的金泽洙,却未能收获一个世界单打冠军,这是何其的悲情和遗憾啊!


金泽洙和刘南奎原本是同一代的运动员,他生于70年,刘生于68年,相距仅两岁,按理说起点应该差不多。但遗憾的是,汉城奥运会的时候金似乎还没出头(毕竟才十八岁),而刘却获得了一张宝贵的参赛门票,这一下双方一辈子的差距便拉了开来。


纵观刘南奎、金泽洙二人的职业生涯,除了奥运会,金泽洙在其他各大赛事的单打上完爆自己的师兄:亚运会,两人都有夺冠;世锦赛,金泽洙两次杀入四强,刘南奎门都没摸到;世界杯,金泽洙三次亚军,刘南奎只拿过一次第三(那次金泽洙是第二)。除此外,金泽洙对世界所有一线高手的胜率都比刘要高,尤其是打中国人,从王涛马文革到刘国梁孔令辉再到马琳王励勤,金泽洙一直都是一个有威胁的选手,而刘南奎就只能被群嘲而呵呵,最后在98年默默地选择了退出现役。


但是刘南奎就是拿到了奥运冠军,而且还是那第一个,于是一切都似乎是空谈了。


老金不是没有机会的,91年世锦赛他便杀入了四强,结果败给了如日中天的佩尔森;92年奥运会,他又击败正值当打之年的王涛,进入前四,结果被老瓦三比零剃了个光头。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次比赛,金泽洙都是和马文革一起站在了铜牌领奖台上,一起获得季军的桂冠。可是紧接着,92年世界杯,金泽洙好不容易杀入一次世界大赛决赛,竟然就是被马文革这个难兄难友给干掉,无缘冠军。


一晃三年过去了,95年,在让国人扬眉吐气的天津世乒赛上,金泽洙再次爆发干掉了大胖哥王涛步入前四,震惊国人。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庆祝便传来了一个更让人惊呆的消息:赛组在他的球拍里查出了违禁胶水。不管是不是一个失误,国乒仍然非常大度地表示可以让王涛和他再战一场重分输赢,可是国际乒联最终还是取消了金泽洙的比赛成绩,王涛也因此而过关升级进入四强——世界大赛遇到这种奇葩事,金泽洙真是不服都不行。


可是老金并不甘心失败,于是在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卷土重来,一举KO掉了世界最年轻的男子单打世界冠军孔令辉而步入前八,结果却遇到了“不讲理”打法的三大鼻祖之一——罗斯科夫。在这个更加疯狂的bao徒面前,暴力的金泽洙折戟沉沙了。而正是这个罗斯科夫,98年世界杯决赛又与金泽洙会面,然后又击败了他。


人生如戏,不讲理的单桧败给不讲理的罗斯科夫,幸哉?不幸哉?


此时的金泽洙已经二十八岁,夺冠对他而言几乎已成为梦想。然而2000年国际乒联一声令下,使用百年的38mm小球换成了40mm大球,金泽洙再次燃起了雄心。单桧是从来不用在乎这种改革的,于是金泽洙在悉尼奥运会后厉兵秣马了半年,希望能借着大球的春风夺回属于自己的那个讲台。然而这次,他遇到了马琳。


马琳的打法并不比金泽洙适应大球,相反,这个改革是非常不利于他的。但是马琳比当时世界上的所有运动员都要多一个优势,那就是:因为没有报上悉尼奥运的名单,所以在国乒的安排下他从奥运会前就开始以大球进行训练。


于是当大家都还在慢慢摸索大球的规律时——然而马琳早已看透了一切。


假如大家都是一个起点,那金泽洙确实应该是理论上适应大球最快的人。可惜,面对一个不一样的马琳,他再次倒在了决赛场上。


01年的那次,我不想多说,因为这里只聊单打。而且,我们需要给金泽洙一个缓冲的机会,以此来忘记那个不该发生的故事。


老兵不死,只会慢慢凋零。04年中旬,当金泽洙还站在韩国队世锦赛团体赛的阵容里和佩尔森死掐时,大家都想当然地认为他会进入雅典奥运的阵容。然而,此时的他却突然宣布了退役,然后将自己的接班人柳承敏扶上了韩国队的战车。


现在回头想想,这也是一个无奈的选择。韩国虽然是强队,但也只能报三个单打名额。03年世锦赛亚军的朱世赫肯定要上,27岁、战胜过孔令辉的年富力强的吴尚垠也肯定要上,这里一个横拍削球一个横拍进攻,缺的就是韩国队传统的直板单桧了。


此时韩国队只有两个人选,要么选大赛经验丰富且老当益壮的金泽洙,要么就是谁也不认识、一脸愣头青的柳承敏。


柳承敏此时才22岁,就算不上,下一届肯定可以;金泽洙已经34岁了,这次不上,就肯定没机会了。


但是金泽洙知道,自己去了,也是白去。大家都知道指望他夺冠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也不要忘了,韩国队的目标未必是夺冠,说不定一块铜牌就足够了呢?


无法想象金泽洙当年的想法是怎样,但是结果我们都知道:雅典奥运上,当朱世赫、吴尚垠都倒在奖牌门外时,柳承敏一路击败梁柱恩、瓦尔德内尔,最终在决赛中以绝对优势击败了自己只在打青少年比赛时赢过的王皓,问鼎奥运会男单冠军。


当最后一个爆冲反拉王皓回球胜利时,柳承敏和金泽洙激动地拥抱到了一起,这一刻,是否有人注意到了柳承敏手上的那个球拍上端端正正地写了这么三个字:金泽洙!


这一刻,金泽洙圆了自己的冠军梦。

这一刻,单桧孤狼终于在迷失的原野上找到了曙光。


总结:伟大,有时候是坚持的过程,有时候是放弃的勇气。
分享 收藏| 举报